你所在的位置:首页 >> 灯谜列表
    孙胜利,男,1968年7月生于江苏宿迁,大学文化,号浮香斋主,网名浮香,中华灯谜学术委员会委员。1986年开始研习灯谜,数十年来创作灯谜万余条,公开发表灯谜作品、灯谜理论研究等文稿二十余万字;曾参与“苏州市大学生灯谜研究学社”筹备工作,发起、促成宿迁首个灯谜社团“云集谜组”的成立,编印《云集谜报》,策划主持“洋河杯”庆香港回归百题灯谜知识竞赛、“项羽文化”专题灯谜创作大赛等大型活动;多次参加全国性谜会谜赛,荣获“苏州市大学生首届灯谜竞赛”团体一等奖、第二届中华灯谜文化节“灯谜书刊研究与收藏”专题征文二等奖、第五届中国(常熟)江南文化节现场命题灯谜创作赛“十佳”命题创作奖、第八届“国土杯”全国网络灯谜精英赛优秀灯谜评析奖等数十次全国性灯谜猜、制、评、论竞赛奖项;应邀为《当代百家成语灯谜精选》《当代百家字谜精选》等撰稿人,出版个人灯谜艺术专著《浮香斋谜艺》,主编“项羽文化”专题灯谜创作大赛专辑《英雄盖世》和灯谜科普读本《猜灯谜 说科普》;从谜业绩和灯谜代表作收录于《中国当代灯谜艺术家大辞典》《中华灯谜年鉴》等典籍。
家作品 更多>>
  1. 乡下依然存古风(字)虱
  2. 邀请猜谜拉赞助(经济活动)招商引资
  3. 有争先恐后,无畏尾畏首(17笔字一)鳃
  4. 一排古塔五连环(机动车牌照一)吉A88888
  5. 留下这把土,心系故国心(汽车品牌一)思域
  6. 残月映破镜,双峰连孤塔(科技新词一)CDMA
  7. 抒东方元素,展中国形象(上海名胜一)豫园
  8. 断定此儿淘气包(服饰介绍语)料子是真皮的
  9. 清明插柳三两枝(时间表达语)111111
  10. 语塞思路断(3字口语三)说不通、想不通、行不通
  11. 长亭外,古道边,难舍又把手相牵(战国人)介之推
  12. 林前住户做围栏(枫泾地名五)盛家弄、东栅、西栅、南栅、北栅
  13. 爷儿俩,出谜语,一个劲儿地猜到底(《论语·子路》三句连)父为子隐,子为父隐,直在其中矣
  14. “佯狂失音久之”(四字电脑用语)安装声卡
  15. “敲门试问野人家”(白居易五言诗句)能饮一杯无  
  16. “你办事,我放心”(当代长篇小说书目)权力交锋
  17. “公真知魏王肺腑也”(健身器材冠维护用语)修理跑步机
  18. “偶遇”“邂逅”“碰面”“相会”(姑苏普法名词)逢四说法
  19. “纱帽底下无穷汉”(百家姓五,共六字)任、上官、全、富、翁
  20. “政杀国君,知当及母,即自犁剥面皮,断其形体,人莫能识”(电影一)刺客聂隐娘


家书籍 更多>>
    
家文章 更多>>

宽严遗谬  规范是法
——兼论“形扣从宽,义扣从严”命题的真伪

【摘  要】

“形扣从宽,义扣从严”是个伪命题,由于宽严无度,没有可操作性,实际上成为一些瑕疵形扣灯谜应付质疑的托词,客观上造成了人们对形扣灯谜认知的混乱,滋生出“形扣从宽是灯谜创作的艺术性使然、不能用书写规范来衡量灯谜的形扣、以讹传讹的字形错拆误拆、追求离奇的字形强拆乱拆”的错误认识和错误行为。尝试从唯“形”是取、唯“法”是用、唯“利”是图等三方面探索规范“形扣灯谜”的创作路径。

【关键词】

形扣灯谜;宽严遗谬;唯“形”是取;唯“法”是用;唯“利”是图

“苏剑谜学奖”有奖征文第9期以《我看“义扣从严,形扣从宽”》 为选题,把灯谜界对“形扣从宽,义扣从严”的议论、讨论、争论引向深入。

一、回顾“形扣从宽,义扣从严”口号的提出

印象中此口号为沪上谜家苏纳戈先生所提,网上搜索查询可得证实,如200329日游子吟论坛载郑百川先生《谜病例话》,其中说:上海苏纳戈先生提倡的“形扣从宽,义扣从严”的制谜口号,尽管“形扣从宽”的限度因人而别,尚需探讨。再如2006103日扬州王峰先生在博文《世纪百佳随感》中说:其(苏纳戈先生)提倡“形扣从宽,义扣从严”,前者我仍有保留意见。

二、判断“形扣从宽,义扣从严”命题的真伪

没有查到苏纳戈先生对“形扣从宽,义扣从严”含意的具体论述,无法准确揣度提出此口号的初衷,可以相信其初衷是善意的、美好的。但仅就“形扣从宽,义扣从严”的字面理解和感知,以及诸多谜人的反映和感受,此说自提出以来,在灯谜界产生了较为深远的影响,甚至有谜人曾将其“奉为不易之理” (天外来客的博客《“义扣从严、形扣从宽”之我见》)。

尽管如此,“形扣从宽”一直倍受质疑,对于“义扣从严”多信以为然,“而这个‘义扣从严 ’应该是个无讨论余地的法则”(郑百川《谜病例话》),“‘ 义扣从严 ’之说,大体上人们都认同” (天外来客的博客《“义扣从严、形扣从宽”之我见》),诸如“义扣从严这种说法本身就值得商榷”( 郭少敏《形扣灯谜与等式分析法》)的相左意见似乎少有。然而,“形扣从宽、义扣从严”其实是个伪命题

从灯谜属性上看,灯谜的构成是以汉字音、形、义三要素为基础的,充分利用一字多义、多字同义、一字多音、多字同音以及汉字的形状、结构、姿态等构成特征,离开这些,灯谜无从谈起。以此为立足点,义扣也好,形扣也罢,必须规范使用和正确运用汉字的音、形、义,换言之,不论是义扣灯谜还是形扣灯谜,都要合乎汉语言规范,包括规范用字、规范语法,无所谓“从宽、从严”。

从“宽严”分寸上看,“从宽、从严”的句式很容易让人联想到那义正辞严的“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这里的“从宽、从严”有鲜明的导向性,鼓励“坦白不抗拒”,更有强烈的原则性,不论“从宽”还是“从严”,都是在法规已经明确了的范围之内,都不会突破底线和上限,相比之下,针对灯谜而提出的“形扣从宽,义扣从严”,并没有已经明确了的“宽、严”的范围,全凭灯谜参与者自我把握,跟着感觉走,有人喜“宽”,有人好“严”,于是乎“宽、严”无度,原则顿失,导向不明,分寸难以把握,没有可操作性。在不明确何为“严”、何为“不严”的情况下,“义扣从严”对灯谜的“义扣”没有具体的指导作用和实践意义,说穿了就是一句空洞的大实话;在不明确何为“宽”、何为“不宽”的情况下,“形扣从宽”在现象上成为一些瑕疵形扣灯谜应付质疑的托词,甚至成为评佳的保护伞,客观上造成了人们对形扣灯谜认知的混乱。

三、辨析“形扣从宽,义扣从严”遗谬的成因

承前文所述,“形扣从宽,义扣从严”是个伪命题,尽管有“义扣从严”的口号,但在义扣灯谜中,有些“作品”赖以扣合的“义”仍是不符合语言规范的,甚至不符合区域性语言使用习惯,照样被相当数量的谜人认可,或许这就是当初提出“义扣从严”的背景,这种臆想式使用字义、词义、语义、语法的现象或许就是“义扣从严”的矛头所指,对待这样的作品和现象,靠含糊其辞的“从严”是管不住的,义扣不严的“作品”堂而皇之不绝于世,因为“从严”只能是导向,只能是态度,不具备操作性。相比之下“形扣从宽” 争议更多,遗谬尤甚,举其要分述:

谬误之一:“形扣从宽”是灯谜创作的艺术性使然

有人以书法艺术对规范用字的误导可能性更高为理由证明“形扣从宽”是灯谜的艺术行为,岂不知艺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但绝不是歪曲生活,书法界早就认识到写字“不规范”的危害了,正在不遗余力地倡导纠偏,2013年初,中国硬笔书法协会举办“第一届全国规范字书写作品展”,明确要求“参展作品必须使用国家公布的规范汉字”。

事实上,在灯谜创作中遵从文字规范与灵感的适时迸发、思维的巧妙发挥、魅力的充分表现不仅不矛盾,反而会相得益彰,更有利于提高灯谜创作的艺术水准,以灯谜是一门艺术为由,违反文字规范是站不住脚的。

谬误之二:不能用书写规范来衡量灯谜的形扣

没有哪种艺术是不需要依托其特定技术的,技术总是讲规范的,放纵如书法之狂草、抽象如国画之写意等莫不如此,灯谜亦然,对于形扣灯谜,辨识和表达字形就是特定的技术。

什么是灯谜的“形扣”呢?简言之就是以“字形”为底、面扣合的媒介,成谜、猜射都是从“字形”着手,通过对字形结构的剖析来拟制谜面、揭示谜底,字形是通过笔画、偏旁、部首、字根等构成字的“部件”按照一定的准则、规范相互组合来表现的。打着“形扣从宽”的幌子,以灯谜不是用来教人识字写字为理由,用似是而非的所谓“笔画、偏旁、部首、字根”或者错误组合方式组成所谓的谜底,能行得通么?教人识字写字的确不是灯谜的主要功能,可是现已经有不少中、小学将灯谜引入校园、植入课堂,灯谜辅助教育教学的功能日渐显现。从学法守法用法上说,形扣灯谜的不规范使用文字是违法行为,因为《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第十一条规定“汉语文出版物应当符合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的规范和标准”。

谬误之三:以讹传讹的字形错拆误拆

字形多有近似,甚至酷似,仅毫厘之差,就是这点画毫厘之差,就成为别的字或者成为错字了,如果说“酷似字形”的存在是错拆误拆的客观原因,那么“认错字形”就是错拆误拆的主观原因。谜人并非文字学专业,学识水平各异,细心粗心不同,认错字形古今均有,虽名家里手也不能尽免,如《心向往斋谜话》载:隐秀社有“故氐种也”射六才句“从来是纸半张”,孔剑秋、郭仁钦、汤浒北等谜家发现“纸字从“氏”不从“氐”。最后得出“盖从俗写,缘街市中纸铺招牌,纸旁多书作‘氐字故也”的理由,这里是不是可以看到“形扣从宽”的影子呢?

一般说来,错拆误拆并非谜人的主观故意,常常是在不知不觉中错拆错用,甚至有的错拆误拆已经“约定俗成”了,并以讹传讹般地在谜界内外扩布。比如“省”拆为“自小”“笑”拆为“人竺”“集”拆为“佳木”“争”拆为“刍亅”“亲”拆为“立木”“化”拆为“匕 亻”“反”拆为“又厂”“条”拆为“攵木”“芾”拆为“艹市”“生”拆为“牛一”“阝”拆为“丨了”等等不胜枚举。拿错拆的字来让人猜射,既乱人神思,又暴露作者辨字能力缺陷,更严重的是贬损了灯谜的社会形象。

谬误之四:追求离奇的字形强拆乱拆

形扣灯谜的创作中,对谜底的改造一般用“拆字法”,就是将谜底的“字”化整为零,拆分成若干个“部件”,有的是字、有的是字根、有的是偏旁、有的是部首、有的则是笔画或若干笔画的简单组合。笔画是汉字的最小构成单位,是一次不间断地连续写成的线条,既有顺序性,也有方向性,因此,笔画是拆得的最小“部件”,不能对笔画进行强拆乱拆,“追求离奇”是强拆乱拆的主观原因。“南”拆为“丨幸亅”就是强拆了第四笔画,“日”拆为“E”就是强拆了第二、三、四笔画,“天”拆为“工人”就是强拆了第三笔画,“王”拆为“E”更是强拆了所有四个笔画,“重”拆为“千里”就是强拆了第七笔画,“果”拆为“田木”就是强拆了第六笔画……网上戏称此类为“拆骨谜”,拆骨谜拆断了字的基本笔画,可能会因“离奇”而吸引眼球,其要害在于误导他人对规范汉字的学习和使用,对文字、语言的规范有负面影响。

四、规范“形扣灯谜”创作路径的探索

如何化解“形扣从宽,义扣从严”业已产生的一些负面影响呢?答案是“规范”,不论是形扣、义扣都必须遵从现代汉语规范,不合规范的“作品”就要淘汰,即便是倍受赏识的“马谡”,也要挥泪斩之,将其从形扣灯谜序列中剔除。

探索之一:唯“形”是取

形扣灯谜的创作和猜射都是依托字“形”, 对于字形必须要求“眼见为实”。由于汉字的发展演化历程相当久远而复杂,原本相同的“字、字根、偏旁、部首、笔画”现在不同了,既然不同了,就不能在形扣灯谜中用作拟形,如“受”字上下两部本来都是指“手”,但现在我们眼睛见到的是“爫 又”大相径庭;原本不同的“字、字根、偏旁、部首、笔画”现在相同了,既然相同了,就可以在形扣灯谜中用作拟形,如“胆、朋、服、朏”四字中都有字形相同的“月”,但它们本来却是不同的,分别是指“肉、成串有钱币、舟、月牙”,所以形扣只看现在的字形,至于字“形”的前世是什么、来源是什么,不关“形扣”的事。

有些“字”在作为独立的字和作为其他字的组成部件时,其“形”有异,比如:女→如、木→村、人→从、日→明、心→蕊;有些“字根、偏旁、部首、笔画”处在字的不同结构部位时,其“形”有异,如“全天爽琴以坐走”等字中的“人”形,“旺汩题昌间阳汨晶”等字中的“日”形,“吕品画营回器”等字中的“口”形,“弄、望、呈、主、玉、国、金、珏、狂、琵”等字中的“王”形,“拖、竹、教、每、年、朱、失”等字中的“”形;甚至同一“字根、偏旁、部首、笔画”被设定为不同字号、字体时,其“形”有异,诸如此类,包括“形状、大小、比例、字体、字号”的差异是汉字字形的“自动化”,是汉字字形规律的客观存在,和唯“形”是取的要求不矛盾。举个具体的例子,“日日”扣“昌”是可以的,因为是“形”扣,“日曰”恰好同形,而“天天”扣“昌”就不可以,因为是“义”扣,“天”有“日”义而无“曰”义,“日曰”不同义。

探索之二:唯“法”是用

拆字拟形要遵规守法,必须符合字形结构规则和字的笔画规律。比如字的每个笔画都不是孤立存在的,在特定的汉字中,每个笔画是对立统一的关系,它们相互搭配、互相制约。

拆分底字要依靠技法,别具慧眼深刻透彻感知字的结构特点,把谜底拆分成若干个各具“形状”的部件,拆得出人意料却在情理之中。拆“辞”得“舌辛”为普通,得“位一叶”就不普通了,拆“潮”得“氵朝” 为平常,得“汗胡”或“沽肝就不平常了。

拟形谋面要依靠技法,通常有半形法(半字法)、示形法(方位法)、减形法(消衍法)、同形法(包含法)、合形法(增补法)、移形法(移位法)、粘连法(接骨法)、参差法、辗转法、影映法、离合法、运算法等等。象形法、借代法、会意法也是拟取字形常用技法,象形法因形取字,借代会意凭义取字,不属“字形”规则限制的范畴,均不在本文讨论。技法人人都会,各有高低不同,关键在于“奇巧”,诸如“开始曲”扣“升”“湖中显倒影”扣“潮”“初听流莺喧柳叶”扣“藻”“融洽四十载,可续来生缘”扣“莱茵河”“临行别友泪先垂”扣“夏衍”“挥笔一生录风云,入木三分写鬼精”扣“魂来枫林青”“来日破魏靠子龙”扣“香魂女”等均法称奇巧。

通过“法”的妙运,实现“形”的锁定,对于“酷似字形的发现,正是人类形象思维的巧妙发挥、正是形扣灯谜的艺术魅力之一”(郭少敏《形扣灯谜与等式分析法》),酷似字形的发现仅仅是彰显形扣灯谜艺术魅力的基础,要用一定的技法将“酷似字形”锁定为“目标字形”,形扣灯谜的艺术魅力才能得以表达。比如“使王霸一方之异人,张良也”扣“施琅”就是通过妙运“异”法,锁定酷似“人”形的“”,与之相比,“良人一方离别地”扣“施琅”,假托“形扣从宽”以“人”直接扣“”就高下分明了;“巧排7字,更显玲珑”扣“王金龙”就是巧运“排”法,锁定酷似“7”形的目标笔画;“竹丛深处藏叶尖”扣“噬 ”就是暗运“藏”法,将“叶”形锁定为“口丅”;又如“东西两边夹抄(皂靴格 ,百家姓一句)包诸左石”就是活运“格”法,将“右”形锁定为“石”,类似的谜格还有亥豕、乌纱、青领、黑胸、墨带等。

探索之三:唯“利”是图

只要有利于提高形扣灯谜规范化、艺术化水平,谜人都要尽力图之。首先,要承认“形扣从宽”曾经激起谜人探究酷似字形的热情和实践是形扣灯谜的一笔财富,尽管“形扣从宽”本身不可取,但它产生的影响是客观存在的;其次,要洗雪“形扣从宽”蒙受的冤屈,比如关于“衤衣互扣、氵水互扣、忄心互扣、王扣玉、走之扣辶、点扣丶等等的争议,其实不是“形扣”,而是借代、会意,特别是“廿扣艹”更有重门之嫌,其扣合过程包括借代、会意、粘连:“廿 →二十 →十 十 →艹”,在争议时往往用“形扣从宽”来敷衍塞责,这是典型的归因偏差,让“形扣从宽”背黑锅、做替罪羊,蒙受不白之冤;再次,要深入研究并用好“组合、方位、缩放、增减、变形、旋转、粘连、提取、错位、拟声”等各类提示词,使用“提示词”以自然圆融、不露痕迹为佳。如“并非是带头起立”扣丰、“三峰倒影梅枝瘦”扣婦、“投入汩罗一大夫”扣潜、“王尊”扣古玉杯、“梵声天上来”扣E、“折叠伞”扣米。用好“提示词”甚至可以弥补错拆误拆的错误,更加张扬“形扣”的艺术魅力和价值,如“省”拆为“自小”系认错字形的误拆,拟面时让“自小”直接在一起组成“省”就是错上加错,如果能炼出恰当的“提示词”就可能会强力纠错,试拟面“自小长相聚”,企图用“长”字调整颇受争议的那一撇如何?“自小长相聚、目前少联系”扣“省”字还会有异议吗?第四,要学一些语言、文字知识,如笔画、部首、偏旁、笔顺等等。第五,要树立创新意识,不迷信权威,不做人云亦云的谜奴。

“形扣灯谜”俨然占据灯谜的半壁江山,它的创新、规范和发展,一定有它内在的规律,探索的征途虽然漫长而艰辛,只要我们痴心热爱,协作努力,未来展现的将是魅力无限、规范有法的“形扣灯谜”。

【参考文献】

[1] 柯国臻,吴仁泰,金瓯。中国灯谜知识[M]。合肥:安徽科学技术出版社,1990

[2] 邱景衡。中华灯谜鉴赏[M]。北京:人民日报出版社,1988

[3] 马念慈。谜语知识手册[M]。北京:中国青年出版社,1989

[4] 叶国泉。实用灯谜小辞典[M]。南宁:广西人民出版社,1989

     注:本文获 “苏剑谜学奖”有奖征文第9期提名奖,发表于《文虎摘锦》2013年夏季刊(总115期)。

友情链接:长安文虎社 | 上海灯谜网 | 南通群艺网 | 浦东灯谜网 | 辽宁灯谜网 | 红头船谜社 | 中华灯谜文化网 | 石狮灯谜网 | 保定灯谜网 | 谜材网 | 苏州灯谜网 | 南京灯谜网 | 风云谜社 | 游子呤谜社


技术版权:大师网 声明:本网所发信息若涉及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或断开链接。联系人电子邮箱:296412087@qq.com

Copyright 2011 Enterprise Management Training Center All Rights Reserved